保险业迎来高质量发展机遇期

?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距中国保险业成立70周年。 1949年10月20日,第一家保险公司中国人民保险公司诞生。但是,到1958年,国内保险业已经完全关闭,只保留了国际业务。直到1978年,国内保险业才逐渐复苏,到1982年,所有业务都进行了。从1980年到2018年,保险业的规模从不到5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8年的3.8万亿元人民币。全球排名从68位上升到2位,在全球保险市场中的份额不到0.1%到11% 。随着改革的深入和开放性的扩大,人们对保险和风险保护的认识大大提高,保险业加速发展的迫切性越来越高。

为进一步扩大金融业的开放度,国务院最近修订了《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的某些规定。新规定放宽了外国保险公司的准入限制,并鼓励更多具有经营特色和专业知识的保险机构进入中国市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律师刘福寿说:“我希望通过激发市场活力,促进保险业的高质量发展。”

目前,中国的保险业已经形成了国有,私营和外资企业的多股份制结构。其中,私人资本占保险公司总股本的49%。外资保险公司占其在中国资产的6.36%。刘福寿说,通过进一步扩大开放,建立公平,一致的市场环境,将更加有利于银行业和保险业的充分竞争,优化股权结构,规范股东行为,形成合理,合理的发展。多元化的市场体系。

保险业需要为实体经济服务

“国内保险市场已经从排他性垄断发展到许多商业竞争。到目前为止,国内外有229家保险公司,而中国市场的大门已逐渐打开。”中国保险业协会理事长董波在2019年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上表示。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海外保险公司在中国设立了59家外资法人机构和131个代表处。

刘福寿表示,大多数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具有雄厚的资金实力,良好的信誉,先进的管理经验,专业的知识和优秀的人才,这为国内银行保险机构的发展提供了有益的参考,这是有益的。到中国。资本银行保险机构审视自身弊端,加快改革发展。

国务院的新规定降低了外资保险公司的准入门槛。对于申请设立外资保险公司的外资保险公司,取消了“经营保险业务三十多年”,“已在中国设立代表处两年以上”。条件。董波认为,这表明中国的对外开放步伐正在加快,大门越来越大。在世界500强名单中,国际保险巨头已进入中国。保险业迎来了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时期。

作为中国国家金融创新示范区,由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北京市政府共同建立的北京银行保险产业园将承担重要的对外开放任务。北京市副市长杨斌表示,今年上半年,北京金融业增加值占19.3%,与纽约,伦敦等国际金融城市基本持平。北京支持外资金融机构全面参与北京服务业的发展和开放,建立外资金融机构服务管理体系,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

专家说,金融业和保险业的最大任务是为实体经济服务。董博说,保险起源于海上贸易,这是市场经济的产物。现代保险本身也是通过市场经济解决风险的制度安排。保险业的快速发展归功于改革开放。保险业本身是经济的助推器和社会的稳定器,它需要自己的稳定和安全。保险业本身必须坚持诚信原则。如果在保险业中推广以诚信为核心的保险文化,保险业将有发展空间,可以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

保险业是社会经济风险管理者

中国保险业协会会长邢伟说,保险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4世纪。在保险业发展的初期,财产保险占主导地位。 19世纪以后,人身保险的比例越来越大。国际保险业以欧美为代表,总体上保持稳定的发展进程。 2018年,全球保险费达到了5,900美元。保险业在灾难事故中的作用正在增强,它是社会经济的重要风险管理者。这个角色越来越重要。但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保险业的发展历史是破裂的。

“保险业是一种进口产品,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进口'。”邢伟说,从整个社会的风险管理到专业能力和制度框架,保险业的发展空间很大。在财产保险方面,似乎产品数量很多,但保险范围很窄,机动车保险占财产保险业务的大部分。社会和居民需要的其他财产保险和责任保险尚未开发。在人寿保险方面,人寿保险业面临财富管理市场的竞争。人寿保险的保费规模似乎很大,但实际上反映了长期人寿保险的保护功能,而且该功能非常低。中国的保险市场仍处于低水平竞争的阶段,有必要尽快引导保险业进入高质量的发展阶段。

邢伟说,金融业和保险业的最大任务是为实体经济服务。为实现这一目标,必须依靠科技进步,促进金融业和保险业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可以实现金融业和保险业新旧动能的转化。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了解到,保险技术近年来发展非常迅速。北美,亚洲和欧洲是工业集中的发达地区。 2019年上半年,全球保险技术融资超过30亿美元。全球保险技术监管也在不断加强,传统监管和动态监管也在不断深化和发展。

经济弹性与再保险活动密不可分

“从数据的角度来看,经济增长最快的市场就是谈论金融开放度最高的市场。因为贸易的增长将对实体经济产生最直接的影响,因此也会增加金融业务。”慕尼黑再保险集团首席经济学家门哈特说。

当以再保险为代表的哈特时,再保险业务不是独立的。它必须与金融机构紧密合作,必须置于经济环境中,并且必须对实体经济有所帮助。 “我们需要引入新的系统,我们必须支持新的公司。”经济的弹性还与再保险活动密不可分,特别是在开放的全球市场中,这意味着必须不断加强宏观经济学。应对各种冲击的应变能力。同时,人为失误也造成了灾难,例如以前的金融危机,信贷再保险,抵押再保险和其他形式的再保险,它们可以有效地帮助建立整个金融体系的开放性和弹性。

他预计,到2030年,中国的保险市场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增长国家,仅次于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的再保险市场。

中国-英国商业理事会主席汤姆辛普森(Tom Simpson)也表示,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和金融业的进一步开放为金融机构提供了更多参与中国市场的机会。北京的潜力是巨大的。

下一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将进一步优化银行业和保险业的投资和商业环境,刺激外国投资者参与中国金融业的发展,丰富金融服务和产品体系,并改善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率。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支持更多合格的外资金融机构参与中国银行业和保险业的开放进程,共同建设更加开放,互利共赢的金融市场。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编辑:DF5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