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一步走错85

叶老武一再警告自己说话并留在眼里,特别是面对刘一华,一定没有错,但他在她面前说过几次,每当他被他闷死,他就是保存。

之前,他诚实地告诉她要触摸黄小茹的**,似乎这次不得不开展黄小茹,叶老武想,所以他咳嗽说:“你不知道?我感动了黄小茹**,我没有刚才犯了一个错误,你明白错了。“

刘仪华说:“你对女性中最好的一个怎么说?”

她的演讲中也有点不连贯。

叶老武说:“你真的明白错了,我只是比较你的**与黄小茹的**,其他女孩'**不要碰,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说我要去哪里碰别的女孩' **?

“谁认识你?”刘仪华说,但演讲的语气要好得多。

叶老武迈出了一步抱抱她,她没有挣扎。

“你的**是非常圆润和灵活的,小**似乎很柔软。也许她比你更早地发展她的身体。”

“你不想做任何事。你早上说N **,现在你不能说**,我的耳朵里有老蟑螂。”

“不要说是,但你可以触摸它,”他笑着说。

他试图触摸她**。

“不要碰我,我有严肃的事要跟你讨论。”刘一华再次挣扎,叶老武才结束,说:“你父亲要去苏族吗?”

“是的,我父亲昨天打电话给我。他说他想看看我工作的环境。他说我正在谈论它。我说他太傲慢了。他说他不相信。他说在他相信之前他本人会看到它。我说!“刘义华焦虑地说道。

“你父亲有这个想法吗?”

“你不认识他?他是这个旅的老秘书。他必须管理这么多人,所以他有很多想法。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很佩服他。只是现在他才是太大了,以至于他无法跟上时代的步伐。他太落后了。“

这时,刘一华的手机响了,她说她一定是父亲的电话了,我被他逼了。叶老武说,如果你父亲提议来苏城,你会答应他,让他来,没有办法去,总有办法对付你的父亲。刘义华拿着手机说:“不是父亲,是黄小茹的电话。她为我做了什么?”

事实证明,黄小茹来告诉她,在国庆期间,她和朱宗在龙池大商店举行婚礼,邀请她来和叶老武一起喝酒。

“黄小茹即将结婚,预定国庆节,请我们喝酒,我说好!”刘义华对叶老武说。

“在哪里?”

“她说这是在大酒店。”

“Crap,Longch是一家小酒店,在这家小酒店结婚,风格太小了。”

“你说人们的风格太小了,但是你自己呢?即使这个小风格也没有,我很想在这家小酒店举行婚礼,但不幸的是你有N个理由说不。”

“我和他们不一样,因为如果我们结婚了,你的父亲和母亲都不会参加,你的许多亲戚都不会来。你这个婚礼的意思是什么?”

刘义华听说他不说话。没有宴会的原因是他自己。她现在和她的丈夫和妻子住在一起,但她不想让她的父母知道。她认为,当她有一个孩子时,她会告诉她的父母,当她的父母责骂她时,可能没有别的办法。

“小肚子应该很大。”叶老武打破了僵局。

“可能,她已怀孕五个多月了。”刘义华说。

“她嫁给了冯子。”

“是的,一个大肚子,形象不是很好,但她很开心。”

“应该是。我觉得你也和冯子结婚了,你也应该感到非常高兴!除了这个婚礼,我们也不比他们差,也许我的工厂比朱工厂大,我们的荣耀在明天,你说是吗?“

刘益华似乎相信这封信是点头的!

姜坤元

45.1

2019.08.13 03: 02

字数1258

叶老武一再警告自己说话并留在眼里,特别是面对刘一华,一定没有错,但他在她面前说过几次,每当他被他闷死,他就是保存。

之前,他诚实地告诉她要触摸黄小茹的**,似乎这次不得不开展黄小茹,叶老武想,所以他咳嗽说:“你不知道?我感动了黄小茹**,我没有刚才犯了一个错误,你明白错了。“

刘仪华说:“你对女性中最好的一个怎么说?”

她的演讲中也有点不连贯。

叶老武说:“你真的明白错了,我只是比较你的**与黄小茹的**,其他女孩'**不要碰,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说我要去哪里碰别的女孩' **?

“谁认识你?”刘仪华说,但演讲的语气要好得多。

叶老武迈出了一步抱抱她,她没有挣扎。

“你的**是非常圆润和灵活的,小**似乎很柔软。也许她比你更早地发展她的身体。”

“你不想做任何事。你早上说N **,现在你不能说**,我的耳朵里有老蟑螂。”

“不要说是,但你可以触摸它,”他笑着说。

他试图触摸她**。

“不要碰我,我有严肃的事要跟你讨论。”刘一华再次挣扎,叶老武才结束,说:“你父亲要去苏族吗?”

“是的,我父亲昨天打电话给我。他说他想看看我工作的环境。他说我正在谈论它。我说他太傲慢了。他说他不相信。他说在他相信之前他本人会看到它。我说!“刘义华焦虑地说道。

“你父亲有这个想法吗?”

“你不认识他?他是这个旅的老秘书。他必须管理这么多人,所以他有很多想法。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很佩服他。只是现在他才是太大了,以至于他无法跟上时代的步伐。他太落后了。“

这时,刘一华的手机响了,她说她一定是父亲的电话了,我被他逼了。叶老武说,如果你父亲提议来苏城,你会答应他,让他来,没有办法去,总有办法对付你的父亲。刘义华拿着手机说:“不是父亲,是黄小茹的电话。她为我做了什么?”

事实证明,黄小茹来告诉她,在国庆期间,她和朱宗在龙池大商店举行婚礼,邀请她来和叶老武一起喝酒。

“黄小茹即将结婚,预定国庆节,请我们喝酒,我说好!”刘义华对叶老武说。

“在哪里?”

“她说这是在大酒店。”

“Crap,Longch是一家小酒店,在这家小酒店结婚,风格太小了。”

“你说人们的风格太小了,但是你自己呢?即使这个小风格也没有,我很想在这家小酒店举行婚礼,但不幸的是你有N个理由说不。”

“我和他们不一样,因为如果我们结婚了,你的父亲和母亲都不会参加,你的许多亲戚都不会来。你这个婚礼的意思是什么?”

刘义华听说他不说话。没有宴会的原因是他自己。她现在和她的丈夫和妻子住在一起,但她不想让她的父母知道。她认为,当她有一个孩子时,她会告诉她的父母,当她的父母责骂她时,可能没有别的办法。

“小肚子应该很大。”叶老武打破了僵局。

“可能,她已怀孕五个多月了。”刘义华说。

“她嫁给了冯子。”

“是的,一个大肚子,形象不是很好,但她很开心。”

“应该是。我觉得你也和冯子结婚了,你也应该感到非常高兴!除了这个婚礼,我们也不比他们差,也许我的工厂比朱工厂大,我们的荣耀在明天,你说是吗?“

刘益华似乎相信这封信是点头的!

叶老武一再警告自己说话并留在眼里,特别是面对刘一华,一定没有错,但他在她面前说过几次,每当他被他闷死,他就是保存。

之前,他诚实地告诉她要触摸黄小茹的**,似乎这次不得不开展黄小茹,叶老武想,所以他咳嗽说:“你不知道?我感动了黄小茹**,我没有刚才犯了一个错误,你明白错了。“

刘仪华说:“你刚刚说了什么才能感动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她有点语无伦次。

叶老武说:“你真的误解了。我只是将你的**与黄小茹的**进行比较。别提其他女孩了**我也没看过。你在哪里说我要去触摸其他女孩的**?“

“谁认识你?”刘仪华说,但他的语调比刚刚好多了。

叶老武迈出了一步,拥抱她。她没有挣扎。

“你的**是圆的,有弹性的,小**似乎很柔软。也许她比你更早地发展了她的身体。”

“你不想要***或任何东西。你一直都说N **。现在你不能再说**了。我的耳朵里有老茧。”

“不是说是的,但你可以触摸它。”他笑着说。

他努力地抚摸她。

“不要碰我。我有认真的事与你讨论。”刘亦华的身体再次挣扎。叶老武停了下来,说道,“来到苏城是你父亲的事吗?”

“是的,我的父亲昨天打电话给我。他说这取决于我的工作环境。他说我在骚乱中工作。他说他不相信我。他说他只有在见过之后才相信我用自己的眼睛看。“刘义华焦急地说。

“你父亲有这个主意吗?”

“你不认识他吗?他是这个旅的老秘书。他有很多人要管理。所以他有很多想法。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非常敬佩他。只是现在我已经老了我觉得他的一些想法跟不上时代的关系。他太落后了。

这时,刘一华的手机响了,她说她一定是父亲的电话了,我被他逼了。叶老武说,如果你父亲提议来苏城,你会答应他,让他来,没有办法去,总有办法对付你的父亲。刘义华拿着手机说:“不是父亲,是黄小茹的电话。她为我做了什么?”

事实证明,黄小茹来告诉她,在国庆期间,她和朱宗在龙池大商店举行婚礼,邀请她来和叶老武一起喝酒。

“黄小茹即将结婚,预定国庆节,请我们喝酒,我说好!”刘义华对叶老武说。

“在哪里?”

“她说这是在大酒店。”

“Crap,Longch是一家小酒店,在这家小酒店结婚,风格太小了。”

“你说人们的风格太小了,但是你自己呢?即使这个小风格也没有,我很想在这家小酒店举行婚礼,但不幸的是你有N个理由说不。”

“我和他们不一样,因为如果我们结婚了,你的父亲和母亲都不会参加,你的许多亲戚都不会来。你这个婚礼的意思是什么?”

刘义华听说他不说话。没有宴会的原因是他自己。她现在和她的丈夫和妻子住在一起,但她不想让她的父母知道。她认为,当她有一个孩子时,她会告诉她的父母,当她的父母责骂她时,可能没有别的办法。

“小肚子应该很大。”叶老武打破了僵局。

“可能,她已怀孕五个多月了。”刘义华说。

“她嫁给了冯子。”

“是的,一个大肚子,形象不是很好,但她很开心。”

“应该是。我觉得你也和冯子结婚了,你也应该感到非常高兴!除了这个婚礼,我们也不比他们差,也许我的工厂比朱工厂大,我们的荣耀在明天,你说是吗?“

刘益华似乎相信这封信是点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