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让医保药品谈判持续成为降药价“撒手锏”



每日经济新闻

每位评论员周成成

去年流行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向观众展示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困境。原药的价格很高,他们不得不冒险选择相对便宜的印度仿制药。对他们来说,降低他们药物价格的吸引力是无与伦比的。

另一方面,在早期阶段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研发的制药公司必须依靠高成本的盈利能力来继续研究和开发。

面对这样一个非常现实的矛盾,医疗保险谈判的出现就像一种“屈服精神”,并且考虑到制药公司的利益,预计会释放患者的沉重压力。

近日,国家医疗保险局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通知,公布新版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清单。根据目录,已经确定了128种待谈判的药物,所有这些药物都是临床价值较高但价格相对昂贵的独家产品。在下一步中,在确认公司的谈判意图后,将根据相关程序组织谈判,并且已经成功谈判的药物将被包括在目录中。

谈判准入是近年来药物获取方式的一项重大创新。自2016年以来,中国已进行了三次全国药品价格谈判。其中,2018年,国家医疗保险局将17种抗癌药物纳入医疗保险报销清单。而且根据谈判取得的实际效果,它可以被称为药品价格的“手铐”。

将17种抗癌药物纳入医疗保险报销清单后,平均减少量与之前的零售价格相比为56.7%。其中,西妥昔单抗注射液“降至”世界最低价。

降低药物价格将使大量无法负担药物的患者使用新药,大大改善了药物的可及性。从历史经验来看,通过价格谈判进入医疗保险将对产品销售产生重要影响。 “物有所值”模式可以使制药公司盈利。

以市场为导向的谈判手段产生了如此大的降价幅度,同时具有相当稳定的市场份额,使各方特别重视此类医疗保险谈判。仔细研究待谈判的药物也将揭示新情况。

除了将要谈判的药物数量,与2018年专注于抗癌药物的特殊药物相比,这一谈判的范围已大大扩大。待谈判的128种药物主要用于治疗癌症,罕见疾病,丙型肝炎,乙型肝炎和高血压。通常使用血压,糖尿病和其他挽救生命的药物和慢性疾病。纳入的标准是:专利专用药物具有高临床价值但价格昂贵,或对医疗保险基金产生较大影响,其中进口药品约占60%。

这些药物与中国医学领域的“痛点”有关。它不仅涉及大量慢性疾病,还涉及高药价的癌症和罕见疾病。与此同时,作为乙型肝炎的大国,中国对毒品的需求量巨大。如果谈判成功,它肯定会使更多人受益。

根据国家医疗保险局的工作安排,谈判期将于今年8月至9月举行,谈判准入清单将于9月至10月公布。目前,谈判正如火如荼,许多有利因素也给了国家医疗保险局在谈判中的一定优势。

以前,谈判的经验提供了参考。目前,国家采购试点下的医药市场也发生了变化。赢得竞标的仿制药具有更大的市场份额,这改变了原始研究药物的垄断,这也将迫使原药交换市场价格。

目前,中国许多地区都出现了原药研究原价降价的情况,这足以说明原药企业面临着他们所面临的压力。在原始制药公司愿意产生价格变化的情况下,未来医疗保险谈判的议价能力将更强。

最近,财政部和国家医疗保险局联合对制药企业进行了“深入”审计,分析了从生产到销售各环节的成本和利润构成,揭示了药品价格形成机制,并全面展开。解决高药价,解决人民问题。群众在“昂贵的医疗”问题上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一旦确定药品成本和利润情况,将有助于医疗保险部门了解市场的实际情况,在与公司谈判进一步提高议价能力时更有信心。

主编:陈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