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第三城”之争:背靠南京,马鞍山滁州夹击安庆

?

  省会合肥一家独大,芜湖次之,谁是安徽“第三城”?目前并没有明确的答案。

  以2018年GDP数据来看,安徽省内第三是马鞍山,但仅仅领先第四名安庆1个亿,“赛况”相当胶着。

  安庆此前曾长期位居安徽总量第三。但在过去两年,失去了枞阳县的安庆,被紧追不舍的马鞍山压过一头。

  更有意思的是,就在第三和第四名你追我赶的同时,第五名滁州突然爆发,凭借与南京同城化的区位优势,也在向安徽“第三城”发起冲刺。

  澎湃新闻(从各地年中统计数据看到,今年上半年,滁州全市地区生产总值实现960亿元,增速达9.4%,是上半年长三角26城中增速最快的城市。

  对比安庆和马鞍山上半年的数据可以发现,过去两年,和第三、第四名差距一直在百亿以上的滁州,正将差距缩小。

  同时,他们也并不掩饰对于“第三城”的渴求。澎湃新闻注意到,“冲刺总量全省第三”,已被滁州连续三年写进市政府工作报告。

  安徽“第三城”之争,最后谁能笑傲江湖?

  134.jpg滁州凭借与南京同城化的区位优势,在“冲刺总量全省第三”。

  激烈的“第三城”争夺战

  安徽城市经济格局相对清晰。2018年,省会合肥GDP达到7822亿元,是第二名芜湖的两倍有余,可谓“一家独大”。

  芜湖第二名的位置也比较稳固。2018年,芜湖GDP为3200亿左右,领先第三名马鞍山超过千亿元。

  再往下,一片“混战”。第三名至第七名之间的差距只有200亿,多个城市位于此区间,激烈争夺安徽“第三城”。

  过去五年的数据显示,第三至第七位次的最大变化,就在于第三名。

  澎湃新闻注意到,皖南城市安庆曾长期占据第三,但在2016初,原属安庆市的枞阳县被划归铜陵管辖后,安庆的第三位置不保。2017年,安庆被连跨三个百亿台阶的马鞍山超出30亿,滑落至第四位。2018年,安庆以1亿之差,继续位居第四。

  安庆这块“蛋糕”被切掉一角,无疑让“追兵”们看到了希望,比如滁州。

  澎湃新闻注意到,正是在安庆失去枞阳的2016年,滁州开始高调喊出“冲刺总量全省第三”的目标,截至目前,已连续三年被滁州写入市政府政府工作报告。

  滁州经济总量长期位居安徽第五。如今,他们正在缩小和安庆的差距。据滁州市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滁州地区生产总值达960亿元,增速9.4%,在长三角26城中排名第一。

  这让竞争对手有些坐不住了。8月6日,由安庆市政协主席章松带队的代表团,赴滁州考察学习。

  据安庆市政府官网报道,安庆代表团成员为“滁州速度”感到震撼,几十亿甚至百亿大项目,大多都是在一年之内完成签约落户和投产,“效率之高出人意料”。

  代表团成员认为,滁州近年来势头良好,归功于前期招商引资项目的落地见效,在项目建设、城市管理等方面,滁州都是大手笔、高起点。

  报道中提及滁州今年上半年增速位居长三角26城第一,并直白地点出,上半年滁州经济总量与安庆的差距,仅有35亿元。

  主动“投怀送抱”,滁州马鞍山争打“南京牌”

  值得关注的是,强势入局“第三城”争夺、夹击安庆的滁州和马鞍山,都是南京都市圈成员城市。马鞍山到南京高铁仅需20分钟,滁州和南京更是只有一河之隔。

  位于南京西北侧的滁州,紧紧拥抱国家级南京江北新区建设机遇,近年来喊出了“对接大江北、建设新滁州”的口号。

  地图软件显示,滁州市区距离江北新区核心区直线距离仅40公里,且市区还在继续向东南,也就是往邻省省会南京方向扩张。

  据公开报道,连接南京北站和滁州市区的宁滁城际铁路已于2018年底动工,建成后,将串起江北新区和滁州多个城镇组团,实现宁滁同城化。

  滁州对自己有着清晰的认识和定位。

  据《滁州日报》报道,2018年10月滁州市委理论学习中心组的一场学习会上,滁州市委书记张祥安直言,要强化主动融入南京的意识,“主动‘投怀送抱’,甘当发展配角”。

  在他看来,滁州参与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最现实的路径是推进与南京同城化,而最难得的机遇,就是国家级江北新区建设,“江北新区的潜力就是滁州的潜力,滁州的空间就是江北新区的空间”。

  向南京看齐,滁州除了在空间上进行对接,自身产业结构也在不断调整。

  澎湃新闻记者检索发现,2018年的一篇论文中,有学者采用因子分析法,对安徽省各城市的竞争力水平进行了综合评价。评价结果显示,一直以来有“农业大市”之称的滁州,目前产业结构并不合理。文章建议,要充分利用其区位优势,吸引外资,提升科技实力。

  数据表明,在2012年,滁州的第一产业比重仍有20%。而据滁州最新发布的上半年数据,滁州产业结构已大幅调整,一产不到10%,三产已经上升至近40%。

  还有马鞍山。北望南京,马鞍山的思路已从过去简单的“承接产业转移”,更新为“产业协同创新”。在此过程中,这座老牌钢铁城市的产业结构也得以持续优化。

  澎湃新闻从马鞍山市经信局获悉,2018年,马鞍山市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同比增长19.2%,高新技术产业总产值同比增长了24%。

  紧跟南京“创新名城、美丽古都”的愿景,今年初,马鞍山市委书记张岳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马鞍山今后发展中,“创新肯定是第一要素”。

  “我们有一个先天优势,就是靠近南京,我们可以柔性引才,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张岳峰说。

  今年7月,安徽纪检监察网透露,省委巡视组向马鞍山市委反馈了“东向发展行动迟缓,跨江发展力度不强”问题。

  马鞍山市委对此做出了3项整改。首先便是,充分发挥紧靠南京这一“最大优势”,把融入南京都市圈作为当务之急,以及马鞍山经济社会发展的“首要战略”。今年1-4月,马鞍山各级各部门共开展对接南京活动50余次。

  澎湃新闻注意到,因对接邻省省会不力被省委巡视组警告,这并不多见。

  各寻出路,重塑安徽经济格局

  被紧邻南京的两大安徽城市“前后夹击”,安庆并没有停滞不前。

  8月6日赴滁州考察后,安庆市代表团一路向东,到达江苏省海安市,继续参观学习之旅。去年同期,安庆开始掀起向海安学习的热潮。

  当时,安庆市委机关报《安庆日报》连续发文,连抛八问。值得一提的是,海安是江苏南通代管的一座县级市。作为地级市,安庆为何要连续地“不耻下问”?

  澎湃新闻注意到,安庆市市长陈冰冰去年到访海安时作出了解释。他说,安庆有多达10个县(市)区,15个省级以上开发园区,这决定了,发展县域经济是安庆的必然方略。

  陈冰冰说,这几年,安庆的县域经济从纵向看有发展,“但从横向看,跟跑的局面没有根本改变。”

  于是,位于南通、盐城和泰州三市的交界处,近几年工业经济得到发展迅速的海安,成为了安庆学习的样本。

  从数据看,安庆所对标学习的县级海安市,2018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93亿元。而安庆下辖的最强的县市级桐城,2018年GDP只有海安的三分之一还不到。

  显然,安庆的战略和思路和马鞍山、滁州并不相同。

  为了融入南京,滁州和马鞍山的发展重点在于,往南京方向扩张主城区版图,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注重产业对接,力求和南京同城化。

  但翻开地图,安庆主城区偏居整个安庆市域的一角,且被长江和群山包围,扩张范围有限。

  同时,安庆所辖县市零散分布,原本距离最近的枞阳,却已被划归铜陵。因此,正如陈冰冰所说,大力发展县域经济,培育多个增长极成为必然选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安徽第一人口大市,800万人口的阜阳,对于“第三城”同样跃跃欲试。2018年,阜阳地区生产总值位居安徽第六,距第三名马鞍山差距在150亿左右。

  2018年5月,《阜阳日报》在有关阜阳第一季度经济指标的报道中,提到了角逐“第三城”的话题。该年的第一季度,阜阳的经济总量冲到了全省第三。

  加入这场争霸“游戏”,阜阳底气何在?《阜阳日报》文章援引安徽省发改委经济研究院专家徐振宇的观点称,庞大的人口消费红利,是阜阳的最大优势。

  同时,阜阳周边并没有大城市。文章援引中国科学院院士叶大年的话说,阜阳处在大城市的一个“围空区”,这对阜阳的崛起提供了天时地利。

  不难发现,围绕“第三城”展开的较量,正是当下安徽各地“各寻出路”的生动写照。同时,也正悄然改变着安徽“省会一家独大”经济格局。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