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战中国军队让日军知道了什么叫“地狱修罗场”

衡阳战役日军为何一再用“地狱““修罗场”来形容?

  衡阳保卫战历时四十七天,是抗日战争期间城市防守战中,历时时间最长,日军伤亡最大的。本文就说说战死于衡阳城下的日军中高级将领,从侧面了解“衡阳保卫战”对于攻城的日军部队来说究竟有多惨烈。为何日军参战者一再用“地狱”,“修罗场”来形容?

  步兵第57旅团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于8月6日到前线一线大队视察并指挥部队作战时,遭遇中国军队狙击,打中头部,被击毙于衡阳市岳屏山高地附近。

  和尔基隆大佐,步兵第120联队联队长,在7月21日侦查中国军队阵地时和尔是21日于和尔高地(即虎形巢)被中国军队狙击手打死的。关于这位联队长是被哪支中国军队打死的倒是有一定争议。

  由于7月21日前后,解围部队第62军主力反复攻击黄茶岭、雨母山等地,120联队主力在阻击中损失颇大。《抗日战史》及第62军战报均宣称和尔基隆为第62军所击毙。

  

  而根据120联队史中原第3大队大队长滨口孝松大尉所绘的西禅寺附近攻击地图,和尔大佐是在直面西禅寺中国军队阵地侦查时被狙击而死。

  杉浦修一大尉,步兵第120联队第2大队大队长,在7月11日第二次总共开始后在前线指挥部队攻击中被狙击,子弹从正前胸贯穿心脏,瞬间该大队长倒地死亡。

  攻击衡阳的日军部队中,最惨的还不是战死旅团长的步兵第57旅团,也不是战死联队长120联队,而是攻击张家山附近高地的步兵第133联队。为何如此说,因为该联队在攻击衡阳第十军阵地时,先后战死5名大队长,2名代理大队长。

  大须贺贡大尉,第1大队大队长,在7月1日率部夜袭衡阳张家山阵地,7月2日凌晨1时左右遭遇中国军队逆袭,被手榴弹炸死在张家山山顶。

  根据参加当次夜袭的第2中队人员回忆,第1,2大队两位大队长同时率队参加夜袭。7月1日夜间23点左右占领山顶阵地后遭遇第十军极其猛烈的逆袭,中日双方部队在张家山山顶进行惨烈的混战,以至于根本无法分辨中日双方战线。第1,2大队大队长在指挥战斗时一位英勇的中国士兵冲入其中,第2大队大队长发现时喊道“这是敌人!”,就在这一刹那,这名中国军人的手榴弹爆炸了,第1大队大队长大须贺贡大尉被当场炸死,第2大队大队长足立初男大尉膝盖受重伤倒下。第10军又重新夺回了张家山高地。有些重伤或来不及撤退的日军被抛弃在了阵地上。第一作业队的村田匦劬褪瞧渲兄一。他不得不装死躺在尸体中。他旁边就是大须贺贡的尸体。他装死时借着夜色看到十几名中国军人在这尸体旁边坐下来抽着烟,享受着难得的片刻宁静。

  

  关根彰大尉,继任第1大队大队长,于7月16日遭中国军队狙击,被打中头部死亡。此后第1大队暂时由该大队机枪中队中队长藤田贞明中尉代理大队长,而这位代理的大队长也于8月5日发动夜袭前准备时被中国军队的迫击炮直接命中,被炸得支离破碎。同时被炸的还有当时任第2大队代理大队长的靖男中尉,由于两名指挥官在夜袭前一死一伤,这次夜袭被迫流产。

  立足初男大尉,第2大队大队长,7月1日,与 第1大队大队长大须贺贡同时率部夜袭张家山阵地,幸运的是他在遭遇中国军队逆袭时仅仅是被炸伤膝盖,他带伤继续指挥第2大队攻击。在7月15日侦察中国军队阵地时,被衡阳守军的山炮炸死。还有一种是迫击炮弹爆炸导致,还有人回忆说炮弹破片飞进枪眼将他击伤的。

公夫大尉,继任第2大队大队长,8月5日在率部攻击萧家山高地时被重机枪打死。此后第2大队暂时由该大队副官靖男中尉代理。该中尉同样在8月5日准备夜袭时被迫击炮击中,重伤后送。

  小野秀男大尉,代理第3大队大队长,7月3日陪同联队长黑濑检查阵地时,被中国军队狙击,子弹穿过其胸部被打断脊椎死在入院途中的担架上。

  迫八郎大尉,第3大队大队长,7月15日夜在第一线指挥中被中国军队迫击炮击中重伤后送,8月1日被晋升为少佐,没过几天8月4日战伤死于后方医院。因133联队在攻击衡阳西北各高地的过程中损失过于惨重,7月15日第11军命令,将步兵第218联队第3大队配属第133联队指挥攻击衡阳周边阵地。

  由于该大队原大队长加治屋克郎少佐在6月5日营田附近战斗中战死,该大队一直由第9中队中队长渡边直喜中尉代理大队长一职。直到8月2日平冈卓大尉上任第3大队大队长。

  

  平冈卓大尉,步兵第218联队第3大队大队长,原218联队第8中队中队长,于8月2日上任,在听取了一直以来代理大队长渡边直喜中尉的战况报告后,不顾部下的阻止和强烈反对,要求去一线阵地视察,在视察结束后返回途中被中国军队狙击打中头部死亡。此前担任近2个月的渡边直喜又重新代理大队长一职,在9月27日终于转正。

  从日军战死的大队长以上军官的人数,不难看出衡阳保卫战之惨烈!

达到当天最大量